Friday, August 19, 2011

吃烏冬


吃烏冬

拉麵再壞,在香港也可以吃到及格的。在香港雜誌上吹捧的好吃拉麵,大抵是東京的中級拉麵那種級數吧。烏冬,才是重災區。

最近,在尖沙咀厚福街有一家新烏冬麵店。店名是東京有名的連鎖店,大抵是買名回來做的吧?中午時份去試吃,檯的面積很小,檯與檯之間的位置很少。大抵是想在最少的空間容納最多人做最多生意吧?午餐價錢,由65至80港元不等,都算是日本價了。用餐經驗可以有日本的水準嗎?

先到他們的洗手間,我進去的時候,有一位烏冬師傅從廁格出來,傳來狠狠的煙味。烏冬的「敏感度」比拉麵高,當煙味湧住我的鼻孔之時,我已知道我這七十元是白花的了。

我點了午餐,有一個熱湯烏冬和一個叫「北海丼」的魚生飯。端出來的熱湯烏冬,湯頭顏色還可以,味道不特別好,就像用味精粉開出來的鰹魚花湯。湯喝下去,最錯的,是溫度,溫溫吞吞,不夠熱。

香港的食水跟日本的食水不同,拉麵味濃,用香港的水,濃口味的湯頭仍可以掩蓋一點。烏冬的湯頭,相對清淡,顏色、溫度、味道重要。
如果他們的使用香港水龍頭的自來水,水就會有淡淡的鏽味和化合物味道。要做到日本烏冬的味道,就要從日本進口食水。在帳面上,這根本不可能。麵吃下去,再錯。麵質像去打邊爐時候吃的即食烏冬,在日式超市買一排冷藏讃岐烏冬自己回家煮也比他好吃。如果你在東京吃這家店,最簡單的彈牙烏冬和燙熱鰹魚花湯汁,就足夠構成上等美味。為什麼來了香港,就所有東西都變樣走味了?

為什麼來了香港,東西就變得那麼難吃?用溫吞的湯,軟身的麵條,客人會快一點吃完,快一點離開,他們可以快一點「翻檯」?如果這家店最後鎩羽而歸,不要說香港人不愛吃烏冬,只是麵難吃。套用開飯巴打術語:「冇下次。」


(話口未完,今天某免費報就大介紹這店了。難食的東西,也要寫。全職飲食記者真難做。)



1 comment:

safeguard said...

thanks for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