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09, 2011

亂打主意:如果我是外星人

如果我是外星人,從香港的電視劇認識香港人,我一定會問幾個問題:為甚麼男人總是窩窩囊囊、女人總是撐起半邊天?為甚麼女人說話一定是排比對偶,甚麼也有?香港人是否很愛吵架,大事吵、小事也吵?是否總有些人會覺得有人虧欠了他,於是他們就會想盡辦法去「要番自己應得嘅嘢」?



驟耳聽下去,好像很荒謬。但回想,香港人是如何認識日本的?不少人都說是「電視劇惹的禍」。《排球女將》、《綠水英雌》看日本人的爭勝心。看今村昌平電影中主角瘋狂的行為到看大島渚的《感官世界》中血腥暴力色情共冶一爐的炒雜碎,就看到日本人對性的抑壓和解放。直至今天,我們都有很多人說用日本電視劇、電影可以認識日本。

同一個道理,你放在中國或香港身上又可行嗎?看中國電影可以看到中國的甚麼呢?從香港電視劇又可以看到甚麼,而又代表幾多香港人呢?很多人都說,電視劇流行的原因,是因為大眾喜歡。大眾看吃屎,電視台給他們屎,無可無不可。但後來你發現,電視節目原來有很多意義。當中包括重塑香港精神(如看洛琳的人真的覺得自己可以成為女強人是人生重要的意義)和反映當地人的價值觀(如女人一定要結婚,一定要有一個老公,即使你幾多歲,男人不肯跟你結婚,不肯放棄自己的工作和夢想而跟你安定下來,那個人就是不愛你),這些看不見的手,不斷反覆的向香港人的大腦作輻射性的影響,卻沒有人覺得這些事情有問題。提出問題的人(如我),就會被質疑,為甚麼你對香港的電視劇有這麼多的意見?難道你是看過日本的東西之後看不起香港了嗎?

在香港,市場上成功的東西,就是對的東西。市場是神,神的旨意比天高。

1 comment:

leexcabbie said...

市場是個調整机制; 像供應與須求與價格的那個不知是否naive的理論; 凡商品有個生命坡, 上山下山到收皮, 同人一樣: 羊群心態; 人有我有; 總之物極必反; 過度抑壓就過度XX, 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