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7, 2013

八十後的生存與生活:通識教人的事


通識教了他什麼


面對所有通識問題,對他而言,都只得一個回答方法。



今年考通識的J同學,和學民思潮得到5**的狀元張秀賢同學不同。他只考到4。現在的考試系統,由5**起,到5*、5,之後到4。因此,如果對比以前高考的分級,4,看起來好像不太差,但應只是D。以前會考放榜,我媽看著我的成績單,她會自動看不見Cred(C)以上的成績,就只問我,為什麼我XX科會有一個D。

現在我是人家的老師,面對考試這種閉門定時定點靠記憶和狀態的遊戲,大家都知道,教育所帶來的影響,當然不是學生時代很在乎的那一分半分。國民教育是不是洗腦,母語教學是不是令學生中英俱差,這都不可定論。但對J而言,他認為會考教他的事,和通識科,都令他對看世事的方法有改變。

「其實,通識要合格一D都唔難架。」J同學喝著啤酒,對我說:「拿,條問題呢,就一定係有正反兩面既。佢地而家咁既狀態,一定唔可以話答贊成就畀分,反對就唔畀。佢地一定贊成同反對既答案,都要畀分。所以呢,如果你寫果陣,就列齊返Dpoints,之後寫果陣,就寫First of all/Secondly/Thirdly……,之後有個總結,個conclusion你夾返自己講左幾多個贊成個point,幾多個反對既point,咁最後你就係開始同埋結尾度話你agree或者disagree in a large extent,咁咪得囉。」

通識科就真的是這樣教你答題目嗎?

「你冇計架喎。而家佢一定係將所有野都講到呢,左邊睇呢就睇到D好處,右邊睇呢就睇到D壞處喎,咁所有事情呢,都係冇對錯既。」J同學說。

這樣就叫多角度思考嗎?

「對啊,通識科就係要咁呀。數學、物理、果D,都一定有model answer,但係通識科佢話畀你聽冇,其實有同冇,我地都唔知。上次做果份卷,話冇model answer,但係最後又有marking scheme,好清楚咁寫明答咩會即刻有分,答咩就要閱卷員自行決定。咁頭果幾年,佢地一定唔敢話呢科係有model answer既,咁學生只要放膽答放膽寫,佢一定唔會唔畀分。」J同學,你只得一個D,也可以那麼有自信的說這樣的話嗎?「真係要多角度思考,其實要花好多時間。好似國民教育果D咁,我覺得好奇怪,佢地叫我地讀當代中國,就挖晒中國D衰野出黎。咁,每個國家都有衰野架啦,好似我個親戚係美國,佢話佢停低架車係條路度講電話,有兩個黑鬼(有色人士)就打爛佢個車窗,連電話都搶埋。咁你話美國又好好咩?我覺得呢D咁既現代中國既通識科,有時真係好偏頗囉。」

J同學的說法,非常有趣。也足以證實了,通識科事實上是失敗的。當這一科出現的時候,大家都說,學生可以有批判思考,也有解放思維。但當科目要考試的時候,他們就追求答案。邏輯訓練,雖然小班教學才會成事。這是我教大學的時候深知的事情。現在是一班四十多人,要他們討論,一課四十分鐘,分個組,每組十分鐘,之後報告,這樣一節課就沒有了。那麼,他們可以談到什麼?就不過是印象式的蜻蜓點水,最後就只得出簡單的概念:把對錯觀模糊化,認為誰對誰錯,誰說得清。

「但事實上,我想不是個別事件,而是事情發生的肌理很重要吧。」我對J同學說:「你試想像,同一件事,在香港、北京或洛杉磯發生,事情會有什麼不同?同一條公路上,或許在國內,發生什麼意外,民眾對受害者的反應,你看那些什麼小悅悅的新聞,你應略知一二。不可以說外國都有壞人,我們只看中國的壞事,就會覺得中國不好。這樣會令人忘掉,通識科的真義。」

我可以和J同學談天,也許可以令他思考一下,究竟通識科為他帶來什麼。因為,我很害怕,所有人都在一種「沒有對,沒有錯」的環境下,接受所有事情。因為,既沒有對錯,下一條就問:我們應如何判斷是或非。

香港的公共教育系統,毀掉了一代又一代的香港人,究竟有幾多人像我一樣,很‧在‧乎?


(原文刊於 號外月刊 2012年9月號)

1 comment:

Alexander Coder said...

This was a good suggestion that you put up here...dude…..hope that it benefits all the ones who land up here. 

Hong Kong Tu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