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0, 2013

多手準備真普選



只要將這兩篇專欄對讀,你就知道,香港人,真的沒有人會玩政治。

(1)公民薇博 - 余若薇
【am730專欄】公投和公民提名何懼之有?
(2013年09月19日)

「佔中」發起人之一陳健民教授上周出席特首梁振英的晚宴時,建議政府在政改的諮詢期完結後,舉辦一次沒有約束力的公投,讓市民對政府的政改方案表達意見。

過去,民主派和一些學者搞過幾次模擬公投,2008年特首選舉有民間公投,2010年有公民黨和社民連透過5位立法會議員辭職(圖)而發動的「五區公投」,藉此讓全港選民有機會就「盡快落實雙普選,取消功能組別」表達意見。另外,去年特首選舉前的「3.23民間全民投票」,全港市民可以對當時的幾個特首候選人表態,也可算是另一種形式的公投。

北京一向反對公投,建制派人士也唯唯跟風。他們提出的理據,不外乎以下兩大點。第一,是「濫用論」,凡事公投會太濫。但即將出現的2016/2017年政改,是香港回歸以來最重大的政制改革,政府應該用可以量化的方法,讓所有想表態的成年市民的意見都記錄下來,令獲得市民認受的方案得以通過。論準確性和市民的參與程度,公投(即使是沒有約束力的)都遠比任何形式的民調或諮詢來得理想。

第二,《基本法》中沒有關於公投的規定,以及香港不是獨立的主權國家,不能進行公投。這些說法都站不住腳:首先,陳健民建議的,只是沒有法律約束力的非正式公投;其次,《基本法》也沒有明文規定香港不可進行公投;只有獨裁國家才倒轉思維,香港像其他文明地區,沒列明違法的,一概視為合法。

政府不能阻止民間進行公投,即使今年的香港小姐選舉,也出現17萬人支持的冠軍,很自然將689票的特首比下去。科技進步,政府依然保守封建,只會落後於形勢。

有關公投的爭議,跟最近另一熱門話題公民提名(上月15日本欄曾作詳細討論)很相似。北京和建制派視之為洪水猛獸,但不能解釋兩者對香港的民主發展有甚麼壞處,又或反駁這有助香港長治久安的說法。究竟他們恐懼的是甚麼?大概就是真正民主的風氣。

公民黨將於周日(22日)舉行主題為「公民提名何懼之有?」的研討會,亦會在地區派發有關「公民提名,抗衡篩選」的單張,期望大家多了解多討論,公民提名是否真的那麼可怕?

(資料來源: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173133&d=2157)


(2)真假政經 - 王慧麟
【am730專欄】多手準備
(2013年09月19日)

吾師提出的「公民推薦」(公推)以取代公民提名(公提),即係話市民可以推薦畀選委會,再由選委會考慮是否作「機構提名」。即係話公推都可以作為一個方法,畀機會候選人入閘。

呢個提議,初時仲有親中人士嘈嘈閉,但響吾師堅持下,親中人士都開始動搖,仲可以討論一下添,好似係建制派向泛民讓步。

我唔係北京主事官員肚內條蟲,唔知佢地下一步會點做。但係,表面上,呢個方案係對泛民讓步,但諗深一層,其實呢個方案對北京有「so」,而唔係冇著數。而且,呢個「so」係非常有利北京響選擇特首時,多一個玩法。

依家討論之方案,只要有篩選之下,候選人有三個定五個,北京都響掌控之中。不過,三個同五個之間,一定只有兩陣對決。一邊係建制,另一邊係泛民。呢個結構,未必反映到選民投票之意向及結構(即係泛民選民人數理應多過建制些少),但兩大陣營的對決,亦顯示出,如果閣下有意出選的話,你必須響兩大陣營作出抉擇。一係你響建制陣營刮飛,一係你響泛民陣營刮飛,按上屆經驗,泛民提名票都好掹掹緊,基本上你冇乜可能用一半建制一半泛民咁樣入閘。

呢樣嘢,對於營造一個跨界別,超黨派形象嘅特首好不利。舉例,北京千方百計想搵一個前AO高官去參選,兼且相信呢個人都係可接受之特首之一。當然,北京可以叫佢行埋去建制條隊,跟手去參選。但係咁樣做,呢位高官就會染紅,即刻變成建制,咁樣去選,人人都話佢忽然親中,即時會嚇跑泛民支持者。點樣營造跨界別、超黨派嘅形象呢?

另一個方法,就係北京叫佢走公推之路。呢位前 AO可以先響一百個有影響力而又唔係提名委員會之市民做佢嘅提名人,然後就響呢班提名人裡面,營造出跨黨派之形象,裡面有泛民又有建制之重量級人士,可能又有一班前AO等撐場,再出去社區搵市民提名。響咁星光熠熠之情況下被公推入去提名委員會,自然可以輕鬆入閘,做埋候選人添。

呢條公推之路,換言之係畀北京多一個option。一方面,依家舊有之提名委員會之路,係畀傳統親中嘅人士,特別係土共,過下普選癮。反正十幾年來,佢地成日話冇得執政,嘈嘈閉,咪由得佢地去普選,試下得唔得,唔好話北京阻止佢地搵人民授權執政。另一邊就畀一啲例如前AO高官去試下走公推之路,過程中又可以試下呢位前AO高官有幾多政治能量,可唔可以駕馭到複雜之局勢,有利無害也。

當然,公推係未有風險?梗係有啦,多的是,例如毛哥咪可以借公推之名,日日去搞事啦。但總體上係未對北京完全不利,咁又未必。因為呢條路特別適合前高官參選。北京唔係蠢嘅,點會無緣無故任由吾師提出公推咩?泛民唔好以為北京響公提問題上退讓,以公推來推搪之。實際係公推對佢地一樣有jetso也!


 (資料來源: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173165&d=2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