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04, 2012

一日之計:他的特別行政區


友人說,他忽然重看了我在2011年11月於明報寫的文章,說對今天局勢好像有點……啟示。我全不明白,只記得黑色粗體那部份,其實是百分百的真心話。


他的特別行政區

哲學家,有時比占卜師還要準。在黃子華先生的棟篤笑中,他曾經說過他的朋友阿明的故事:「對阿明來講,香港其實就是李嘉誠,是李家的城,The City Of the Lee's Family。他的口頭禪就是還差一個字,差一個什麼字呢?香港特別行政區,HKSAR,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Region……但是大家想像下,這個HKSAR,如果H,可以變成L,會變成什麼?LKS!Lee Ka ShingAdministrative Region!」

胡錦濤主席直接接見李嘉誠先生,肯定了他對深圳發展的貢獻,並希望李嘉誠繼續為港深合作發揮影響力。

香港現在是什麼人在管?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原來是廢話。

回歸這些年,香港人看著公義一點一滴的流走,為什麼他們會沒有反應?問題的癥結,是香港現在有幾多身在「權力位置」的人,是只得特區護照,沒有退路的呢?

在動盪的1980 年代,他們面對可以改變時局的時代轉捩點的時候,他們沒有捋起衫袖爭取。他們賣樓,離開,明哲保身。現在,80 後90 後,他們沒有退路,需要垂死反抗了,才知道原來一切的制度,一切的權力位置,都在一些「有外國護照的華人」手中。


我們這一代

很多人終於發現很多問題。大學生發現他們沒有有錢爸爸,就只可以成為有錢人的房奴。沒有背景的人成功,全都是以厚黑學和沒底線主義而成功的。總之,我們這一代,要成功,就要快,要不擇手段。只要不犯法,整容也好,援交也好,總之沒有被捉到,所有事情都要做。

面對現狀,有人不滿了,大家都只是說「為什麼而家香港搞成咁」。當有事的時候,這些人去了哪兒?


例如,網民對香港電台很不滿。有人改圖,訕笑香港電台變成河蟹電台。請問一句,有幾多人關心香港電台的發展?香港電台談公司化的時候,改圖的巴打除了改圖之外,他們做了什麼?感慨香港電台的新聞自由一點一滴流走的人,有幾多個關心過香港電台的前途問題?




很簡單,因為香港人很滑頭,有事的時候不想上身。他們需要很安全地指點江山,笑傲江湖。在香港,我們需要的是「正義代言人」,由以前的包青天、林彬、鄭大班、黃毓民,都是民意民憤民怨的代言人。我們很樂於去等人家為我們伸張正義,我們很樂於活於一個舒服的位置,看著不公義的事情發生,之後一個又一個代言人離開他們的位置,一群人惋惜,新的代言人又走出來。


不信?最近陳雲老師的專欄因為「改版」而完結。一群網民惋惜,在facebook 罵兩聲地產商真不該,然後呢?結果呢?

在家中沙發買了花生


沒有,什麼都沒有。因為大家都只希望安全地,在家中沙發買了花生等待別人為我們伸張正義。


網上網下,大家都是情緒。大家只有情緒。情緒沒有變成革命的熱血和資本,網上打嘴炮的勇氣沒有令香港人更努力讀讀書,去理解事情的本相,去嘗試從制度中找出血路。大家只是繼續打嘴炮,或是沉迷逸樂,把「香港人其實好簡單,只係想安居樂業」這個卑賤的願望變成他們的唯一夢想。

這樣下去,香港自然而然的會變成中國沿岸一個普通城市,財閥社會攻佔社會各個層面。

沒有出路嗎?也許是的。只因為,我們沒有關心過自己,要怎麼活。

2 comments:

oldmor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oldmor said...

1. 我相信香港很多人就快會懷念曾蔭權,因為七年來他的過失就是"貪心"、"一事無成"、"貧富懸殊創新高"和"政改出賣港人",但沒有令樓股下滑,很多人更得以收復九七失地,其實燒唔到自己果疊。將來若八萬五重來或樓市下跌,很多人就喊打喊殺、懷念曾生了

2. 發哥提出的「搵食最緊要」和本文中「安居樂業」的願望,或稱獅子山下精神,根本就是百多年來香港人甘之如飴的慢性自殺藥,一直以金錢作安眠藥去換取/購買安心,把「人有我冇」的東西視為自己真正所需,從不反省自己的生活真正需要甚麼。觀乎發哥訪問如此爆Like,相信這種自我洗腦、化繁為簡的思維將越見嚴重。當然,這影響很大程度來自今天質素低無可低的傳媒

3. 陳雲老師以香港人不夠投入、不敢犧牲,和中東茉莉花革命「成功」作對比,這項前提是不合適也不正確的。對香港人的評價尚算合理,但中東革命「成功」(姑且當其成功,但我不是這樣想)的原因,絕非因為投入、犧牲精神那麼簡單。竊以為這樣比較是邏輯混亂之一例。

4. 在胡錦濤演講時高喊平反六四,甚或烈日下「數十萬」人遊行,其中不少人單純是情緒發洩,像小朋友不高興要「典地比你睇」、等你尷尬或不高興。就像有人在禮賓府門外屙屎撒野,其實沒甚麼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