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0, 2013

一個人總要在這個城市學習如何一個人


一個人總要在這個城市學習如何一個人




大時大節,一個人在香港,其實不難過。只要不外出,就可以了。

在一家保守學校當老師,二十五歲獨身的中文老師D說,他的狀態,現在根本不可以找男朋友:「其實,你說不怕就是假的。但有時候都會按捺不住,在手機上看看Grindr(男同志聯誼用的手機應用程式),但也不敢在學校附近或鬧市的地段,甚至是不可以把照片放上網上。」

這個當然吧。

「找一個人做做愛,當然沒有問題。但更大的問題是,你要認識一個人,交往,出外喝酒這些,在香港很基本。」

D說,他沒有當上中文老師之前,也會到一些同志喝酒的場合去見見人,自從知道好些同事因為性取向而被校長用各式各樣的行政壓力迫走後,他也不敢再在香港的同志場合出現:「最多都是一年去幾次曼谷、馬來西亞。馬來西亞很好,不用說英語,都是說廣東話。去曼谷呢,也不可以給同事知道太多。你明白,他們很喜歡加別人的Facebook去八卦。所以,我去旅行的時候大多都不會把任何照片放到網上。」D說:「這樣子解決的,只是性慾,而不是感情的需要。」

我明白的。但,你一天在這種教育工作環境工作,就得要習慣總會是這樣子?「我明白的。」D說:「但你知道,做老師,在外面轉不了行。很多公司都說,當老師那些年,不算他們的『工作經驗』。現在搬出來,家計、學費貸款,都要打點。這些事情,都很現實。」D說,他不是怨,選擇了這種生活,就得接受是這樣:「你可以怪什麼人?在香港當教師,本來就需要很多演技。你看著那些孩子,你就想告訴他們的父母,你這樣教出一頭怪物來,要我們處理,真是造孽。但後來你記得你自己只是『打份工』,交出一點演技,告訴他們:『你的孩子很有前途的,只要他肯努力』,他們就會聽得順心。最大問題是,他們根本不會努力而已。」D現在,看來都很會演技。「人過了三十歲,就知道話不可以說盡。有時候不是需要說謊,只是大家都希望聽到好說話。做人要夠『真』?算吧,楊千嬅都結婚了,真我沒有市場的。大家都知道,大家都需要一點偽善。」

只是,在這個城市,獨身也可以是一種選擇,只要你夠有錢。「只是有時候都會按捺不住。本來,有一次去文化中心看看話劇,對,找點娛樂,可以放鬆一下,花錢也不太多,都OK的。最重要的,是一定不會撞見那些學生和同事。」D說:「但有一次,很多人,很迫。大概是展覽開幕,同時所有場地都有節目要開。所以,那一家Deli and Wine就很多很多人。我中午的時候已為學生測驗,沒有時間吃飯。下課後又開會至六時。我只是想吃一個叉燒湯意粉加炒蛋的茶餐。到我排隊買東西吃的時候,那個收銀員問我:『先生,你一個人嗎?』我答:對。一個人。他又再問我:『你找了位子沒有?』我答:仍沒有。他就不慍不火的對我說:『那麼你可以要外賣嗎?』那一刻,我就火都起了,對著那個收銀員說:『我現在一個人,不可以在這兒吃飯嗎?一個人就沒有資格坐在你的餐廳嗎?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我不吃了。』於是就走了。」

我絕對明白,也曾感同身受。

「在這個城市,獨身是一種罪。即使,你只是想在尖沙咀文化中心的Deli and Wine吃一個快餐,你都需要一個伴。」D幽幽的說:「或許,我應該去死。」



原文刊於:Milk雜誌 2012-12-27

1 comment:

Alexander Coder said...

This was a good suggestion that you put up here...dude…..hope that it benefits all the ones who land up here. 

Hong Kong Tu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