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9, 2012

健吾:勿讓下一代淪為愛國賊





日本籍中國問題專家加藤嘉一出版幾本新書,在台灣大塊文化出版社出的書,叫《愛國賊》。

加藤氏在18歲的時候領國費到北京大學留學,於2003年一直在中國讀書,直至2010年得到碩士學位。在反日示威最盛的日子,他參加了反日示威,長期觀察中國。他把很多不方便的「常識」以簡單的中文寫出來。

加藤氏指的愛國賊是「為愛國而賣國的人」,以愛國之名,出賣國家利益。在加藤氏的觀察中,中國的「賣國賊」不多,但「愛國賊」數量就不少。「愛國賊」大多不知道自己是愛國賊,這才是中國現在最可怕的不安因素。

加藤氏提出的觀點,幾乎每個都可以令中國人痛得呱呱叫。比方說,加藤說:「日本人不可能那麼輕易放棄自己的國籍,因為你換國籍,本身意味着對自己和祖國的背叛。」(《愛國賊》,第30頁)

「日本人很少說自己愛國,然而,他們卻以自己出身在日本而自豪;中國人常常把愛國掛在嘴邊,然而,卻有許多人想為自己插上翅膀,飛向國外。」(第65頁)

如果用「愛國賊」的概念解讀香港的國民教育諮詢文件,加藤提出了一句類似「阿媽係女人」的註解:

「日本人往往對政府的所作所為感到煩惱,甚至根本不信任。所以,我們說愛國,指的對象絕對不是政府或執政黨。但我們以自己出身在日本感到自豪,是因為我們對日本這塊國土很熱愛。」(第67頁)

縱觀整份國民教育的諮詢文件,「批判」的只在個人關係層面的德育問題討論,關於國民身分和國民意識的部分就不需「批判」,不用「批判」。用字詞搜尋功能一查,整份文件連「共產黨」3個字也沒有提,卻滿篇都有共產黨的「符號」,如學生看國家運動員得獎後的升旗禮要感動,升的那支旗就是代表共產黨的「五星旗」,而不是代表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文件最大的盲點,把愛國=愛黨,迴避現時中國執政黨的合法性問題。這一點,敢問國民教育委員會的社會賢達,老師可以正面面對這條問題?

港拒絕中國意識形態上融合

我有機會收日本政府的獎學金到日本留學,從遠距離觀察香港,我更加察覺香港可愛的地方。香港拒絕和中國在意識形態上的融合,是對香港壓根兒有利的。你想想,內地教育政策改動,會諮詢公眾嗎?搞一個運動會需要公開向媒體表示實際要花幾錢嗎?內地人一窩蜂來香港生孩子,就是嚮往香港的制度這條爛船剩下的幾根釘。各位香港人,現時面對這樣的一份國民教育諮詢文件,為什麼你不關心,不憤怒?難道你們不介意孩子接受這樣的教育嗎?抑或人人以為自己可以讀直資學校,國際學校,這些低級的國民教育課程是給香港的賤民讀的,就可以一副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態度?

我愛香港,所以我清楚的表達我對這份諮詢文件的意見。我拒絕這種奴民教育,請不要令下一代淪為愛國賊。


(原文刊於明報 觀點版 2011年6月18日)

1 comment:

AAu said...

I love you radio program on FM903. I appreciate your pa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