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02, 2011

亂打主意:末日

很多人在盼望末日。



因為,我不用再想事情,不需要再擔心。我不用再想為甚麼我做不到誰。我對國家運動員得金牌時沒有感覺我不需要反省。我不需要擔心今天吃了比利時朱古力雙層蛋糕加雲呢拿雪糕加宇治金時刨冰後我要在跑步機上跑多久。我不需要再介意他為甚麼不回我的WhatsApp。我不需再理會那個老虔婆上司為甚麼只有上班沒有下班。我不需要跟別人比較。我不用再看政客的面色、不需要再體諒任何知法犯法的高官、不需要再擔心香港可不可愛、也不需要問為甚麼我存在在這兒。

末日可怕嗎?可怕,如果你認識的人、你愛的人,在這個末日審判中,跟你歸在不同的邊,你就覺得可怕。我一直認為,留戀世界的原因,因為你仍覺得世界上有可愛的人、有你愛的人。

死亡可怕嗎?可怕。但,可怕得過,一天到晚擔心股票價格的升跌?可怕得過,有人大言炎炎「只有窮人需要讀書」而你沒有反駁之力?可怕得過,生孩子沒有床位、沒有奶粉、沒有理性的教育、沒有公平的環境?可怕得過,你發覺身邊所有達官貴人,沒有一個是正常上位,人人的人生履歷表都有些僭建、有些沉降、有些不可告人的穢物和秘密?

非走不可時就真的非走不可,大家明白的。人生本來就是一種偶然,住上了豪宅,失去了本來的快樂,忘記了應有的堅持,失去了在乎的,有意義嗎?

哎唷,別這麼說,子非魚焉知魚之樂?你住上了,才有資格說,他快不快樂。不要以為我叫大家去追尋夢想不要吃飯,我會切切實實的告訴你,我所愛的香港,是一個有生路的香港,是一個做作家也可以體面地生活、穿膠花也可以做首富、做小販也可窮風流的香港。

1 comment:

ng said...

聽說世界上有三種人:一種是會經常回望過去來確立今天的自我的,一種是活在當下,盡情享樂的;最後一種是認為每天的努力為的是將來的,如果彼此本來的立足點不同,硬要對方接受自己一套的人生觀似乎是徒勞的。

假若末日論是真的,恐怕只會剩下第二種人吧!及時行樂的確是輕鬆的,但卻欠缺了現實上的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