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05, 2011

活著就是有創意的革命

我從不「呼籲」別人上街。因為上街是一種公民權利的實踐,因為XX叫,我才去,不好。

但我寫了要寫的事。革命因子是不是天生的?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不革命會死,我會求生。明天見。



健吾﹕活著就是有創意的革命


(明報)2011年3月5日 星期六 05:05
每個年代都有成功的人,都有失敗的人。

我不知道究竟80後中文大學碩士見200份工都沒有人請,最後得到一份街頭問卷調查員是不是大家都想看的都市童話。我也不知道在網路留言版說得比比皆是的「我生於草根階層,住過板間房,過過窮的日子,一年也看不到一套電影,沒有能力參加任何課餘活動去增廣見聞,25之前未搭過飛機去旅行」的80後有多痛苦。我也不知道整天在說「輸在起跑線上」,「有錢我都唔想考通識」的中學生會有多痛苦。

不是我涼薄,而是子非魚焉知魚之樂。我說「我明白你的痛苦」才是虛偽。我不是你,我永遠不明白一個人考99分考不到100分有多痛,正如我不會知道為什麼港女們36歲結不了婚是絕症,急求嫁,嫁了人即使那個人是雞蟲抑或是同志,都好像外星人來地球mass landing一樣受到救贖。

我不是你我不會知道你的事

我不知道你的事,你也不知道我的事。

所以,看到80後求職、工作態度等討論,大家都很喜歡以攻擊「80後的態度」。好像把不專心工作,溝通能力低、沒有韌力等缺點都當成是80後的特色。

暢銷報紙上的明星級專欄作者說「求職需要創意」(如用尿片做求職信)抑或是說求職需要誠意(如利用微軟公司 請人的故事指求職者需要多點誠意方會成功)等等,我都只會當成是「個人意見節目」,不會當真。不是因為認真我就會輸,而是任何人都有權說他們的所認知的「事實」。我相信這個世界沒有「絕對事實」的。

關於「80後沒有出路」的問題,有一位自稱60後中大畢業的師兄傳了我電郵。他說他們以前讀中大,都是沒有出路的。因為社會的主流階梯都留給港大,現在我們活得好好的,不只是因為社會為我們鋪了階梯,而是我們盡力的去反建制。他說:「我們那時候都沒有出路,現在80後來問我們有什麼出路,我會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你們會問我要一些根本沒有的東西?」

關於出路

我不敢完全同意這位學長的觀點:至少我覺得香港的社會發展到了不同階段,現在大學生的天梯愈來愈窄是事實。HKU和HKU Space也分不清的上司我也見過。但是,親愛的,別忘了:大家都很懷念軟硬的玩電話環節,對不對?軟硬大學沒有畢業,當年沒有大學學位的人由做Esprit的sales可以變成今天的流行文化icon。以前,沒有正常的天梯,但也有一條梯。以前的商台 ,就是有很多人出來做離經叛道的事,玩電話,寫情歌要一刀插入你心。他們成功了。現在科技發達,競爭激烈,反而大家都希望更安全。你想想,做一個派錢節目,明明有好的科技硬件,明明應該可以做得比大婆台的吵鬧遊戲節目更好看,更離經叛道,但最後都是做成跟大婆台有九成半相似。

我們太安全,香港才死亡。如果2012年要世界末日,我們就只剩一年多時間了。可不可以有更多人走出來做一些離經叛道又有創意而又不傷害人的勾當,從而有更多人支持這種創意的生長?

引一句最近流行的討論文作結:「最後感想:現今社會,一係做最top,無口野講。一係最差,起碼有人幫。還有,識做事不如識人,否則,你永遠只是一條做死的牛。可惜嘅係,呢口的都係天生。」

革命因子是不是天生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不革命會死,我會求生。

1 comment:

茺慧子 said...

健吾先生:

你有沒有甚麼聽過的好點子/案例如何有創意地將財爺送贈的6000效益最大化?我們想收集一些點子, 謝謝!

http://anotherhk.wordpress.com/2011/03/06/6000campaign/

Connie